解放日报专题报道:上海资信深耕廿年为中国信用体系建设“打地基”


9月25日,《解放日报》刊登了对上海资信有限公司的专题报道,题为《深耕廿年 为中国信用体系建设“打地基”》。现将《解放日报》专题报道全文转载如下:

深耕廿年 为中国信用体系建设“打地基”

发布时间 : 2018-09-25    来源 : 解放日报

—————————————————————————————————————————————————

金融机构如何防范借款人多头借贷、过度借贷及恶意逾期等风险?如何在第一时间发现网贷公司的经营风险并向监管部门发出警示?小微网络金融公司如何提高业务管理的信息化水平?这些问题的答案,都离不开一项金融业风险防范的专业服务——征信业务。位于北京东路上的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在这一专业服务领域已深耕了近20年,已为数以千万计的个人和相关公司提供信用信息服务,成为一支为我国征信行业积极探索的重要力量。

随着时代发展,上海资信近年来与时俱进地推出了全国首个网络金融征信系统等平台。“近年来,我们坚守‘独立第三方’的初心,深耕小微普惠及网络金融领域,研发适合网络金融发展的征信产品,力求在促进信用信息互联互通,防范金融风险方面贡献力量。”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奕表示。

打通线上线下壁垒 实现跨行业信用信息共享

北京东路有“中资金融街”之誉,自上海开埠就是金融地块,如今集聚了不少金融机构。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就位于北京东路的盐业银行大楼内。上世纪末,国内消费信贷和消费金融发展需要征信体系支撑,上海资信就是国内征信行业的“破冰者”。1999年,上海资信有限公司成立,是全国首家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次年6月,上海资信运营的上海市个人信用联合征信系统出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大陆第一份个人信用报告,2002年又推出了大陆首个个人信用风险评分。2009年,公司被央行征信中心正式控股。

2013年6月上线运行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主要收集网络借贷领域的个人信用信息,并通过互联网在全国实现网贷行业间的信用信息共享与查询。“不少人认为征信工作就是建立‘黑名单’,事实上好的征信系统不仅仅是拉‘黑名单’,重点也不在此,而是要把一个人的全部金融信用信息收集起来,形成个人完整的信用档案,充分发挥‘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的作用,信用好的个人可享受办信用卡额度更高、办理效率更高、办理贷款条件更低、无须担保等优惠,信用差的个人非但无法享受优惠,还要面临种种限制,甚至会被拒贷。”

截至今年8月底,该系统已累计签约接入机构1198家,收录自然人6086万,其中有借贷申请记录的自然人5676万,有借贷记录的自然人2594万,成功入库记录数22.1亿,平均查得率高达76.7%。该系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互联网金融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最终目标是打通线上与线下的信息壁垒,实现网贷互金与传统金融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

近年来,国内融资租赁和商业保理业务蓬勃发展,涌现了大量的融资租赁和商业保理机构,在类信贷风险管理方面对征信服务需求强烈,上海资信的商业信用征信系统于2014年9月应运而生。该系统主要采集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非银行信用信息以及其他已公开的企业信用信息,通过互联网在全国实现非银领域的信用信息共享与查询,企业公开信息涵盖全国企业的工商、司法、税务和知识产权信息等。“汇集企业各类公开信息后,我们公司会进行整理,和相关行业协会、监管部门的工作平台进行对接,只要点击一下鼠标,就能把几十、上百甚至上万家企业的公开信息‘数据包’发送到相关工作平台,大大提高了相关行业协会和监管部门的查询效率。”李奕说。

参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协助政府部门预警处置风险

这些年来,上海资信也深度参与了国家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公司已向国家发改委申报了参与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的“信用建设和信用监管”的试点工作,协助发改委开展行业信用体系建设,包括信用记录的共享、开展信用备案、对行业典型失信主体开展信用调查、定期提交行业信用情况监测报告、开展信用评级、根据大数据分析行业信用“黑名单”等。公司还作为第三方信用评估机构,参与了国家发改委对全国各地开展“双公示”(指行政许可、行政处罚等信用信息作出决定后上网公示的制度)评估工作,按季度对指定地区的“双公示”工作进行线上监测和线下实地检查。

2016年底,受黄浦区政府委托,公司开始为黄浦区管理各类金融机构提供数据服务支持,逐月向黄浦区相关部门提供委托范围内金融企业的征信信息表和征信报告,协助政府相关部门及时发现、预警、处置风险。

在上海,上海资信还参与了征信和信用体系相关立法活动。

上海资信总裁助理郁文倩告诉记者,落户黄浦区8年,公司发展过程中也得到了黄浦区的大力扶持,如在产业扶持资金享受、人才公寓申请等方面,黄浦区至今已为公司十余名外地员工落实了人才公寓,让他们安居乐业。“上海资信将进一步推动小微普惠及新金融领域的信用建设,同时为金融监管提供服务,协助政府部门利用征信数据开展重大问题研究、制定监管政策。”李奕说。